相关文章

合肥保安公司 :父子艰难求医 医院保安管吃管住管话费

“师傅,原来你姓谢。”昨日中午,西南医院科技楼门前,赵正力紧拉着保安谢兴刚的手表示感谢,他说他终于知道这些天来一直帮助他,却连姓名都不愿透露的保安大哥叫什么了。

赵正力来自贵州,27日带着儿子赵再现来重庆看病,而这些天来,正是保安谢兴刚、任友渠的热心帮助,让他看到了希望……

不幸

儿子突然头痛还失明

说起16岁的儿子赵再现,赵正力很心疼。小赵由于早产,身体从小就虚弱;8岁那年,他在课堂上突感头痛,随即眼前一黑,好一阵子,他才缓过神来。“头痛只是开始。”赵正力说,儿子不但隔三岔五就会头痛,而且会间歇性失明,现在头痛次数更由几周一次上升到了几天一次。

无奈

医院大厅椅子上过夜

27日一早,赵正力父子抵达重庆,直奔西南医院。一天的检查下来,就已经花去赵正力所备的4000元医疗费一半多;而后续住院治疗还要花费1万元以上。

于是,“吃、住能省则省”。赵正力父子拿着一大叠检验报告,就坐在西南医院教学楼的底楼台阶上熬到晚上。吃过两包方便面后,赵正力拿出背包里的毯子,他打算与儿子在大厅内的休息椅上将就一晚。然而还没合眼,赵正力就被人轻拍叫醒。

“对不起,师傅,请不要躺在这里,更不能在这儿过夜。”轻声提醒他们的正是医院保安谢兴刚。后来,谢师傅从赵正力口中了解到了这对父子的困境,当他看到赵正力眼中那无助的眼神,不由得心生同情。最终,谢兴刚将赵氏父子带到了楼栋内较为偏僻的过道处,让他们在那里的休息椅上凑合休息。这样,既不影响医院大厅的整洁面貌,又解决了这对父子的实际困难。

偶遇

值班保安伸出援手

实际上,谢兴刚平常上的是7点至19点的长白班,当晚出现在教学楼巡逻,是临时安排的加班。在安排好赵氏父子后,谢兴刚从裤兜里掏出了100元。尽管每月也就2000元左右的工资,但他还是想为眼前的这对父子做点什么,“我晓得他的钱都是看病用的,所以我拿100元是想给他解决点食宿方面的实际问题。”

在与赵正力作别前,谢兴刚还特别记下了赵正力的手机号。原来,他无意间瞄到赵正力背包里的几包袋装方便面,又听说这对父子从贵阳到重庆的这两天就靠方便面充饥,于是让赵正力第二天吃饭前给他打个电话,然后由他带着去医院食堂打饭吃。面对素不相识的保安师傅伸出的援手,赵正力有些哽咽。此前,他已经被接二连三的家庭不幸与沉重的经济负担,压得喘不过气来,甚至有过轻生念头。

感动

他们让出了自己床铺

28日,谢兴刚如约将赵正力父子带到食堂,并拿着自己的饭卡为他们打了饭菜。此前,为了顺利联系上赵正力,谢兴刚还让一同上班的同事任友渠,为赵正力已经停机的手机充了30元话费。当天晚上,任友渠和谢兴刚又一起把这对父子带到了保安宿舍,让出了属于二人的床铺。

“28、29日两天都是他们两位师傅带我们在食堂吃的饭,然后住在他们宿舍。”赵正力昨日补充说,他是在任友渠的建议下拨打了重庆晨报966966公众服务中心热线。本来,两位保安师傅是建议他求助媒体筹集医疗费,但没想到赵正力想的却是感恩与感谢。合肥保安公司

就在昨日,当赵正力的手机只剩几元话费时,任友渠又一次为他充了30元。“他知道你们媒体联系我,怕我的电话接不通,耽搁了为儿子筹款的事。”